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泉州晋石网

  • 400-000-9692
  • 最有泉州味道的生活信息门户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609|回复: 0

玻璃夕阳

[复制链接]

49

主题

49

帖子

1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6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玻璃夕阳
  

  玻璃夕阳

  ——大漠苍狼

  

  

  玻璃夕阳

    

  ——谨以献给我所热爱和熟识的每一位朋友

    

    

    

  我喜欢站在铺满青草的河岸,看西边坠落的夕阳,感受着大自然凄美的景象和岁月的无声流逝。那时侯,我会尽情地舞,疯狂地唱。

    

  ————谨以缅怀无声的岁月

    

    

    

    

    

    

    

    

  暮 鸽

    

    

    

  我叫暮鸽。

    

  十八岁。

    

  属天平座。

    

  星座运程:执著于人际的平衡,企图建立和谐的生活态度,具有迷迷糊糊的双重人格,自己都不了解自己,魅力在于懂得拿捏“野心和优雅”的分寸。

    

  不错的,我的确的一个十分古怪的孩子。有时候,我自己都捉摸不透自己。

    

  我喜欢穿着一身黑黑的衣服,很肥大的那种,披着一头不算太长的黑发在校园冷清的一角肆意游荡。我的头发完全是黑色,得意于我每个月给它们染的一种黑黑的颜料。大多时候,我不喜欢伪装自己,可对头发例外。

    

  其实,我也是喜欢那些艳丽的色彩的。我时常会注视那些穿着时髦、头发飘逸的女孩,久久,久久。我想生活真的是如此绚丽多彩,如此魅力无限。

    

  我披着凌乱的黑发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会偶尔想起残梦,于是我的眼睛会习惯的流出一种浑浊苦涩的液体。可我说不出为什么。无意识的大脑支配我单薄的身子,在陌生的人海中不停不停的穿梭,没有方向,冷漠的目光流离在这个夜幕笼罩的寂寞城市。

    

  那个黄昏是难忘的

    

  空旷的天空被夕阳染的瑰丽迷人,秋风夹着一丝凉意吹拂着我肥大的黑黑的裤腿,我双手插在衣袋里,目光懒散的望着对面楼里暗淡的灯光。残梦陪着我,或者说我陪着残梦,站在寂寞空冷的楼道里,那么安静,安静的几乎使我窒息。残梦的头发很长了,风吹来的时候总将它们拨弄的很乱很乱。可她没有剪短,因为我曾对她说留长发很美的。

    

  残梦说你真的决定放弃了吗?然后望着我,眼中溢出隐忍的期待。没错,我眼睛的余光看得很清楚,是期待。

    

  我望着对面楼里黯淡的灯光,很平静地说没错,我决定放弃了。我顿了顿,转过身看见残梦眼中迷离的忧伤。我说我想永永远远彻彻底底的放弃。沉默。长久地沉默。残梦哽咽着说我不会忘记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漠然的说那你就记着吧!这句话说出口时,我才知道它是如此的冰冷。惨梦狠狠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快步离去。我没有在如以前那样注视她远去的身影。我想我的心的确冷了。

    

  我久久的注视对面楼里黯淡的灯光,然后很平静地转过身,望着西边破碎的夕阳,如同一面破碎的镜子。

    

  我不是一个爱运动的孩子。在如此多的体育项目中,我唯独喜欢羽毛球。我在握着球拍时候尽情地挥洒汗水,拼命的将那白色打的很高很远。每次打过之后,我的手臂就会隐隐的钻心的痛,笔杆几乎都握不住了。之后,我会安静些日子,等那些痛被渐渐遗忘的时候,我会再次抓起球拍,痛快得流汗了。

    

  和小丫打羽毛球时,我常常将球打到她容易接住的地方。我清楚地知道她是一个弱不经风的女孩。虽然每次小丫总会亮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很巾帼地对我说帮你一个手指头。看到她那单薄得几乎能被风吹走的身子时,我就会不由得心生疼惜。

    

  我们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即使在有些人的眼里我们的关系会变质,可我们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

    

  我想小丫是清楚我和残梦的感情的。她知道我喜欢残梦,残梦也喜欢我,可这只属于那个远逝的无声岁月。小丫从来不问我和残梦之间怎样怎样,只是在我和残梦一次次分手后,或给我一个独子的空间,或拉着Q和小敏来安慰我。

    

  我知道小丫尽量在逃避,逃避关于我和残梦的一切。聚餐时,小丫故意挪到Q的身边。我看得出来,小丫希望我和残梦在一起。她以为我和残梦的结合是很完美的。可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并不都是快乐的,虽然曾经有过快乐,可曾经毕竟不能代替永远。

    

  我漫无表情地对小什么样的原因而导致白癜风的发生的敏说我和残梦又分手了。我看到小敏眼中淡然的目光,她知道我们分手是很平常的。小敏笑笑说分就分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我苦笑说心痛啊!于是,小敏给我念了《天使的眼泪》中的一段话:

    

  爱是有限度的/一旦透支会令人失望/与其到时弄得伤痕累累/倒不如在还没有透支的时候选择离开/这样/在离别的日子里还会彼此怀念

    

  我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划出一个清淡的笑。既然爱带给彼此的忧伤多于快乐,不如尽早放弃。这样才不会因爱得长久感到心累,才不会感到快乐是如此短暂,忧伤是如此漫长。

    

  痛苦的在一起不如微笑着分离。我自语。

    

  看到残梦眼中忧伤的泪花时,我不由想起曾为我多次流下眼泪的虾米。我知道虾米的眼睛从小就有病,流泪多了不好,可我仍固执地让她落泪,我都说不清自己答应过她多少次”以后不会了”。一次,两次,多次。我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喜欢一个人却偏偏伤她很深。

    

  那顿打我想我挨得理所当然,理由很简单,我又让虾米流泪了,很伤心。我觉得应该有人给我些许疼痛了,否则我会一直这样下去。那只脚狠狠的向我踢来时,我没有躲,只是站在那,结结实实的承受了那只脚所有的冲击力。然后,我对那只脚的主人很灿烂的笑,说应该的,可他不知道这一脚踢痛不只是我的腹部。事后,虾米跑过来问有事没有,一脸的关切。我感动得差点儿流泪,脸上却一副不在乎的模样,笑着说没事,他打得对。我知道水瓶座的虾米即使碰见讨厌的人,也会微笑的。

    

  我又想起总会给我安慰和帮助的“三姐妹”,她们总是很关心我的。现在,我才深深知道那种温情真的很暖很暖。

    

  凉凉的秋快过去了,我知道它的身后是冷冷的冬,可我相信拥有太多朋友和太多温情的我不会觉得冷。

    

    

    

    

    
今来清风白癜风丸
  小丫

    

  我叫小丫。

    

  十七岁。

    

  属狮子座。

    

  星座运程:具有热力四射的个性,偶尔霸道脚气,魅力有种与众不同的风情。

    

  我不明白朋友们为什么叫我“小丫”,难道只因为我长得不魁梧?人小鬼大,我不是那种轻易向人低头的那种。说得好听叫“意志坚定,个性张扬”,说得难听就是“冥顽不化,厥气十足”。

    

  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是吃不胖,每次吃饭时我都比其他女孩吃得多,桌兜里也常塞满各种各样的零食。可这些东西到了我的肠胃里如同空气,干吃不见身体长。那个叫暮鸽的家伙老是批评我浪费国家粮食。我甩甩马尾辫,没有好气说就你爱国。与他在一起时,不是唇舌剑,便是拳打脚踢。那家伙老讽刺我说中国女足要有我脚上的功夫,早捧回世界杯了。我狠狠的踢他一脚,踢在他那生硬的腿上。我知道那家伙老穿黑衣服,踢脏了也看不出的。

    

  我不爱运动小半原因是身子弱,多身子弱半则是懒惰。每次做课间时,我连动都不动,双手插在上衣兜里,目光游离在洋溢着青春气息的人群里。

    

  和暮鸽那家伙打羽毛球时,我常常竖起纤细的右手食指说徒弟,帮你一根手指头。那家伙会甜甜地笑着说好啊!然后将球打到我容易接到的地方。

    

  暮鸽和残梦的事我是知道的,我也知道他们相互喜欢彼此。因此,我、Q、小敏都和暮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免得沾上什么“嫌疑”。这让我想起虾米。

    

  那时候,虾米和我坐在暮鸽和小郭的前排。虾米和他俩的关系都很好。我却不爱和小郭说话,我厌恶他话中那种冷嘲热讽的味道,大多时候,我会和暮鸽闲聊。

    

  那次虾米带我去上网,我才知道暮鸽那家伙的网名叫“风中男孩”。臭美什么,还风中男孩,你还以为你是白马王子啊,顶多也是以黑马痞子。我心里不服道。

    

  暮鸽那家伙的腿老是伸到我的板凳下面,每次我都会在他黑亮的皮鞋上狠狠踩上一脚,印上我鞋底魅力的防滑纹,然后扭过头去对他诡秘的笑。我心里得意地说,小样,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本小姐可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暮鸽和小郭去了强化班之后,我和虾米也分开坐了,关系也变得不冷不热,仿佛两颗贴在一起取暖的心分开后渐渐变冷一样。我知道虾米常去找暮鸽和小郭,而我却不。

    

  后来,不知为什么,暮鸽又回来了,小郭却没有。那个冬天,我常看到晚饭前暮鸽和虾米坐在教室的后排快乐的聊天,也会看到午饭后小郭坐在前排虾米的座位上,细心的给虾米讲解数理化题。我会偶尔会与暮鸽和小郭搭话,却仍是不冷不热。

    

  我们的友谊随着无声的岁月也渐渐流逝了。我的生活过得平静如水,偶尔我会遇见虾米,也由原来的简单打个招呼到后来的沉默着相视一笑,一直到最后吝啬的连感觉也没有了。与暮鸽,我只是记得帮他誊过一篇文章,条件是买几袋糖,也让他帮我写过一篇文章,没有条件。至于小郭,依旧是不冷不热,不远不近的交往。

    

  知道虾米和暮鸽的频繁交往,以及残梦和暮鸽的事,是在我个暮鸽同桌后。我从来不问暮鸽的事,只是有时他自己会说出来。他是一个心里藏不住事的男孩。

    

  那些日子里,暮鸽会一边给我讲述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发黄的感情故事,一边和我疯狂地吃零食。好几次,都差点被老师揪住。吃什么可以预防白癜风的发生

    

  暮鸽生日的那天,我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暮鸽跑到卫生室给我买了一盒50%的葡萄糖。喝下去后,苦涩的嘴唇渐渐有了感觉,也不那么难受了。趴在桌上朦胧欲睡时,我听见身旁暮鸽安静均匀的气息。他轻轻地坐在那,算着令人眩目的数学题。于是,我闭上酸涩生疼的双眼,头紧紧压着暮鸽的左手臂甜甜地睡去了。

    

  冬天快来的时候,我常会和暮鸽打架。每次我的手指甲都会很顺利地划破他的皮肤,他的右手上也常有我那洁白的牙齿留下的残痕。暮鸽说他的手冬天从来没冻过,今年要是冻了民权是我的成绩。我不在乎地说冻了活该,有什么了不起。然后,我对暮鸽冷冷地笑,他却一脸苦痛的模样。冬天的时候,暮鸽的右手真的冻了。看到他那红肿的右手面时,我的心会微微地痛。

    

  暮鸽和虾米绝交后,以及和残梦一次次分手后,我会拉着Q,小敏去安慰那家伙。我们都希望他快乐,都喜欢看到他对我们咧着嘴巴傻傻地笑,这样我们都会快乐。因为我们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虾米

    

    

    

  我叫虾米。

    

  芳龄保密。

    

  属水瓶座。

    

  星座运程:童稚之美和慧巧的生活态度教人不由地喜欢。即使碰见讨厌的人也会微笑。没有定型,易喜新厌旧。有时会令真正喜欢我的人失望而疏离。

    

  来到这个小城市的时候,是一个炎热的夏季。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个城市,更不喜欢这个城市闷热的夏天。我是个爱交朋友的女孩。我时常会和熟识亲密的男女朋友嘻嘻哈哈的打成一片。

    

  和小丫同桌的那段时光,算是快乐的。小丫是那种单薄得令人疼惜的女孩,她总是将桌兜里塞满各种零食。我羡慕得几乎有点妒忌。小丫无论怎样吃都吃不胖,依然那样苗条,可我却要为减肥和保持体形不得不委屈自己。

    

  我常和坐在我后面的小郭用一张废纸下五子棋,还让暮鸽给我讲解数学题。其实,我知道暮鸽的数学不如小郭,可我喜欢让他耐心的给我讲。每次暮鸽都会说让小郭给你讲,他的数学比我好。我有点耍赖地说他讲得听不明白,就你讲。于是,暮鸽没有办法,只得给我讲。一脸的委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400-000-969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6 晋石生活网_晋石网络旗下专注泉州百姓生活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