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泉州晋石网

  • 400-000-9692
  • 最有泉州味道的生活信息门户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698|回复: 0

逝去的日子

[复制链接]

49

主题

49

帖子

1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6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逝去的日子
  

  逝去的日子

  —— 浩南

  

  

  已过去的不可再/今天只可忆起/一双只懂哭的眼/落泪又再落泪

    

    

    

  放学后,我独自来到楼顶的平台上,参差堆放的木箱,角落里散败的瓦砾,石板缝中钻出的

    

  小草,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亲切。

    

  拉开拉环,对着扑面剐来的冷风,我一饮而光这罐啤酒,与往昔相比,这酒异常的苦涩。

    

  抬头望,眼前是湛蓝无瑕的天空;低头看,脚下是麻木地在食堂、教室、厕所间奔走的芸芸

    

  众生。如今,我也成了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只有躯壳,没有灵魂。

    

  我是把自己找回来了,还是丢失了呢?我不知。

    

    

    

  进入高中不久的一节自习课上,一个小子冲上讲台,“台下的兄弟姐妹们啊,你们之中有会

    

  乐器的吗?”“键盘!”我举手。“我会吉他!”“我也会吉他,国家八级!”“我忘说

    

  说了,我国家九级!”“我记错了,不是八级,是十二级!”“我也说错了,是十九级!”

    

  “行了行了,二位哥哥,我知道二位的水平都封不住顶。有会Bass的吗?”角落里传出一个

    

  沉闷的声音:“我会,但弹的不好,只能到二级。”“二级就够了。兄弟们,学校要整个艺

    

  术节卡拉OK大赛。走啊,练习去!”

    

  我们不同部位白癜风都有什么不同的症状都兴致勃勃的冲出了教室,把乐器搬到了教学楼顶的平台上。等到校园里的人都走光了

    

  ,我们就练了起来。

    

  通过几天的接触、磨合,我们在能配合默契的同时,还熟悉了彼此,成了很好的朋友。

    

  上讲台的那个小子叫志超,活泼开朗好交人,架子鼓打得出神入化的;吉他不封顶的两个人

    

  ,一个叫佳锐,一个叫春晖,挺搞笑的俩人,吉他弹得也确实不错;之前我们一直怕那个Bass

    

  “才二级”的给我们拖后腿专为公益晚会创作的白癜风主题歌曲《白蝴蝶》,可听他弹了一段后我们都惊叹,他——伟骞,是无顶可封。

    

  我们不但都爱玩乐器,都崇尚Beyond,还都爱看NBA,爱打篮球,都充溢着桀骜叛逆的思想,

    

  都梦想在未来的某天出人头地……

    
相信中科,不负所望
    

    

  “9号选手是一个组合,他们的参赛曲目是Beyond的《光辉岁月》,有请9号组合——至野!”

    

  一阵急促得令人窒息的鼓点声后,在观众们期待的灼热目光中,大幕拉开,台下一波尖叫。志

    

  超敲击着鼓棒,清脆的鼓点声、沉寂的Bass声、轻盈的吉他声、悦耳的键盘声同时响起。佳锐

    

  他们拨弄着琴弦,也拨弄着观众们蠢蠢欲动的情绪。音箱中传出了春晖那家驹般沉郁中略带嘶哑的声音,观众中也有人跟着哼唱起来。歌声、乐器声、应和声和谐地绞揉在一起,诠释着我们的精神、我们的信仰。高潮时,春晖的声音变得高亢了,志超的鼓点更紧了,我的琴键也跳得更快了,台下的观众全都不自禁地站起来,随着震撼的节奏忘情地用力甩手中的荧光棒,大声地与我们一起歌唱,一起吹着口哨,一起释放心中压抑已久的那份郁闷……

    

    

    

  今天只有残留的驱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彷徨地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

    

  问谁又能做到

    

    

    

  比赛结束后,我们得到了第一名的奖杯和雷鸣般的掌声。

    

  当天晚上,我们吃完一群奔放风骚的女fans摆的庆功宴后,抬着一箱啤酒跑到了市郊的一所寺

    

  庙,五人拜了把子,成了好兄弟。

    

  从那以后,每次学校的大型演出都会有我们的身影,都会闪亮着我们乐队的名字--至野。

    

    

    

  高一下学期,我们向高二的学长们挑战篮球。在把八个班挑于马下之后,我们向高二的冠军队

    

  下了战书。那时侯,几乎全校都知道这五个高一小子有多么嚣张,多么不可一世。

    

  比赛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激烈,但却比我们想的残酷。

    

  篮板球被伟骞和志超牢牢控制,我和春晖的三分球屡屡中的,佳锐的断球后上篮也行云流水般的频频

    

  得手。这支高二的冠军队的光环在我们牢固的防守与犀利的进攻下破碎了。上半场还没结束,他们就落后了20分,我们越打越顺,对方开始急躁,并对我们恶意犯规。

    

  争抢一个篮板球时,一个巴掌打到了伟骞的眼睛上。伟骞扔掉了刚捡到的球,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我们看到了赶紧跑过去问他怎么样。伟骞也不说话,揉了一会儿眼睛后猛地站起来向那个犯规球员扑去,冲脸上就是两拳。兄弟动手了我们也不好看着,冲过去和上来帮忙的高二的人揪在一起,后来更发展到班级之间的互搏,球场变成了战场。

    

    

    

  晚上一个被打掉了门牙的小子纠集了校外一群混混在校门口堵我们。我们刚出校门,志超身上就

    

  挨了一棒子。对方足有二、三十人,我们边打边跑,就像《古惑仔》里的浩南与山鸡一样,

    

  只不过角色由追着人打变成了被人追着打。甩掉了后边那帮人,跑到无人的胡同里,我们靠着墙根坐着,喘着粗气,每个人都挂了彩。佳锐还在吹嘘自己有多勇猛,两个不说,就连逃跑的姿势都那么有型。我、志超、伟骞还有春晖相视一笑,又“殴”了这个臭屁的小子一顿。

    

  到一个小诊所简单处理了伤口后,估摸着那些混混都散了,我们回到了学校的平台上——那就像我们的家一样。望着天上的星星,我们开着玩笑,说着心事,高唱着Beyond的歌,度过了这个说不出滋味的夜。

    

    

    

  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

    

    

    

  第二天,全校在场集合。我们和那个张开嘴就漏风的小子被叫上领台,校领导宣布了英明

    

  的处理决定:给那个码人闹事的小子“开除学籍,留校察看”的处分,给我们五人各“记过一次

    

  ”的处分。我们为没能得到与对方一样的待遇而欣幸。

    

    

    

  这件事过后,我们还乐此不疲地背着处分像往常一样干与学习无关、对人民无益、于自己无利

    

  、但却能使我们快乐的事:跑到楼顶平台上抽烟、喝酒、聊天、看风景;逃课去网吧打反恐叫

    

  嚣着“敢用刀蓄吗”;半夜游荡到花水湾的某个地下酒吧给里面的调情男女唱些催请小调挣点

    

  银子……但说不清的是:此时的我们好像比没背处分时更痛快、更开心……

    

    

    

  啤酒上浮着的泡沫一个个地消失,CS中出膛的一样一颗颗地落地,天边怪异的云朵一片片地飘走。时间也不停地流着,流着,流走了我自由闲散的高一,流走了我无拘无束的高二,更流走了在我看来比生命还重要的兄弟。

    

    

    

  第一个离开我们的是春晖。

    

    

  只有一封信,甚至不给我们一个道声“珍重”的机会。我们拆开信封,抽出了有泪水干过痕迹

    

  的皱皱巴巴的信纸:

    

  兄弟们:

    

    对不起,有件事瞒了你们很久。我很小时就失去了父亲,这些年一直是我妈一个人挣钱养我。两个月前她出车祸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家里积下的钱也花得所剩无几了,我决定退学了,我要打工赚钱,我就我妈这一个亲人了,我得让她活得好好的……

    

  无论我在哪,我们永远都是兄弟,拜过把子的一辈子的兄弟,你们也要干出点儿样来,记住,我们都是打不死的!

    

  珍重!

    

                             

    

                                    春晖

    

  春晖,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

    

    

    

  从前我们兄弟五人一起组至野、打篮球,总是很开心。可春晖走了后,我们干什么都快乐不

    

  起来,一想起春晖,我们就很伤心。所以我们不再组乐队唱歌了,也不打

    

  篮球了,这些事对我们来说已失去了意义。我们只是喜欢到平台上去,想想以前的兄弟,喝酒伤心的自己。

    

    

    

  第二个让我承受离别、思念之痛的是伟骞。

    

  一天,我们躺在平台上,伟骞突然冒了一句“我要去C城了”。我、志超、佳锐都愣住了。佳锐

    

  更是咽下了口中的口香糖,“你说什么”,他拍了拍伟骞的脸,“大兄弟,醉了?你也没喝酒

    

  啊?”“是真的吗?”我和志超坐直了身子。

    

  “我妈昨天给我来电话了,让我去C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三,然后出国读大学。其实我也

    

  不想的,只不过……”“不过什么?不过国外的生活比国内的好?不过国外的洋妞比中国的女

    

  人靓?你就那么听你妈的?你这没骨气的……”佳锐捶了伟骞一拳,像小孩儿一样扑在伟骞身上哇哇痛哭,“你走了,我们又少了一个兄弟……”我们四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第二天清早,我们去车站送伟骞。在站台上,伟骞把他背着的Bass砸烂了,送了我们每人一根Bass弦,“春晖走后,我就没碰过它,离开你们,我更不会碰了,留个纪念吧。”佳锐又要哭了。

    

  伟骞把头转过去,向车厢里走去。他没再回头,只留下一个抽搐的背影和那句“我们永远都是

    

  好兄弟!”

    

  伟骞,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

    

    

    

  平台上,呼呼的风声,我们的哽咽声。我们什么都没说,因为不知说什么好。酒是此时最好的疗

    

  伤工具,我们麻木地喝着,喝完便发泄地将瓶子砸碎。看着碎片反射的光,我总觉得这样三个

    

  人一起喝酒的日子也不多了……

    

    

    

  伟骞走了一段时间后,我感觉佳锐和志超陌生、疏远了许多。每次我叫他们上平台,他们一起来的时候很少,就算一起来了,佳锐跟我说话的时候志超就很沉默,志超跟我谈笑的时候佳锐的脸也总是绷着。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们怎么了,他们却都说没事。可是第二天我亲眼看到佳锐和志超迎面而过时连招呼都没打,甚至都没看对方一眼。

    

    

    

  我开始恐慌,害怕,开始逃避佳锐和志超,,因为我怕亲近了佳锐会失去志超,亲近了志超又会失去了佳锐,尽管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同时失去他们两个人……

    

  有天早上,班上同学转给我两封信。看着两个信封上熟悉的字迹,我知道这个日子还是来了。

    

  浩南:

    

  对不起。因为我,使你和志超也变的陌生了。告诉志超一声,我对不起他,请他原谅我,如果他还认我这个兄弟。

    

  并祝他和艾琪幸福。

    

                         佳锐

    

  浩南:

    

  对不起。因为我,使你和佳锐也变的陌生了。告诉佳锐一声,我对不起他,请他原谅我,如果他还认我这个兄弟。

    

  并祝他和艾琪幸福。

    

                         我走了,告诉超一声,我对不起他,请他原谅,并祝他和琳幸福。

    

  志超

    

    

    

    

    

    

    

                         锐

    

  志超,佳锐,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

    

  信掉落的声音,心碎的声音。

    

  望着超和锐空空的座位,耳边传来了艾琪和别人打情骂俏的声音。

    

  “你这个贱人”我红着眼冲她扑去……

    

    

    

  这个世界已不知不觉地空虚/Woo 不想你别去

    

    

    

    

    

  当天晚上,我一个人来到了我们结拜时的寺庙。

    

  “我伟骞”“佳锐”“浩南”“春晖”“志超”今天结为异姓兄弟。从此之后,我们五人永远都是铁哥们

    

  儿、好兄弟,兄弟之间,“义”字当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违此誓者,天打雷劈。”“

    

  一辈子找不着对象!”“找着对象也生不出孩子!”“生出孩子也没屁眼儿!”“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400-000-969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6 晋石生活网_晋石网络旗下专注泉州百姓生活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