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泉州晋石网

  • 400-000-9692
  • 最有泉州味道的生活信息门户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76|回复: 0

记以往生活

[复制链接]

49

主题

49

帖子

1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6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以往生活
  

  

  

  记以往生活

  ——索索

  

  

  (1)回忆已成片断

    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爷爷去世了,我哭了很久。我第一次靠近死亡,我觉得失去一个亲人令我异常悲伤。前不久,我的奶奶去世了,我并不是很悲伤,因为奶奶偏瘫在床上七八年了,总是想着死,想跟着爷爷去。所以我觉得这对于她也许是个解脱。爸爸妈妈很劳,我一直这么觉得,我希望能在以后补偿他们,最次也要给他们一个安然的晚年。我突然想回忆一下我以往的生活。当然我得先写写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我并不是个善于怀念的人,也许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年龄,我还很小,并没到七老八十,英雄暮年的时候。如果你和那些老人们在一起,比如你的爷爷、奶奶,他们总是不厌其烦地讲述那些在我们看来已经很遥远的岁月,被一再重复的词一般是、文化大革命、三年困难期、、改革开放。我一直觉得那样的生活很传奇,这样的感觉其实来自于一些描写文革时代的电影和电视剧,什么《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啦,《阳光灿烂的日子》啦,看的大多是王朔小说改编的片子,后来还有一部都梁的《血色浪漫》,我记得最清楚的几句台词是《血色浪漫》里说钟跃民的一句:一个背着菜刀的诗人。我觉得那伙人说话都忒有意思。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明白过来,生活满不是那么回事,大家活得都挺不容易的。记忆中最伤感的一件事情是这样的,具体是那段时间我记不清了,反正那段儿我们家穷的一分钱也没了,好像家里连油都买不起了。具体经过我实在是很难还原了,只记得我老妈骑着那种现在市面上已经见不到的那种“二八”加重自行车载着我从我外公家往回走。老妈的面部表情很模糊,到底是不是哭了,我记不清了。然后正好碰到我外公从镇上骑车子回家,碰见我们娘俩,说没说什么话我忘了,就记得他下车塞给我两块钱。说实话,直到现在我上初中压岁钱都是交给我老妈的,习惯了。那两块钱,现在说来很牛X的,老妈就在回去的路上买了五毛钱的油。然后我们家怎么过的我就记不清了,现在想起来似乎也是很传奇的生活了。我一直很爱外公,每次去外公家,都是这里那里的帮忙做家务什么的。我觉得潜意识里,对外公的爱在那次“救济”事件中早就定型了。听老妈说,那些年日子真的过得很花心思,穷得净想招了。

  当然我还不至于就忘了那些年的生活,但剩下来的似乎净是些片断了。那些年,我们家可是啥事都干过的,倒腾过汽车,做过生意,种西红柿卖籽,买磨面机买面粉,全赔了。说到这些,那就必须说说我老妈这人,那叫一个又性格。二月二“龙抬头”,这些习俗您了解吗?那时候,我们那人都在搞那个西红柿的育种,我们家也跟着搞。后来知道那是骗人的。那正是七八月份,放暑假的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在院子里围着那些用来搭架的竹竿收拾。大家都热得汗流浃背的,这时候外面有个买雪糕的。我跟弟弟都没说要吃,至于心里想不想吃,现在我记不清,也不可考了。我一直觉得我和弟弟还算是比较安静的孩子,很少向老爸老妈要吃的、穿的,老爸老妈给买那是另一回事,而且我们不怎么挑。然后老妈突然起身拉起我们俩说:“再穷,给两个娃买雪糕的钱还有!”直到现在,我记忆里的雪糕都是温热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再后来老爸和一些朋友亲戚就去西安包活盖民房,算是赚了点钱。还是很相信这么一句话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好像从小养成的习惯就是,三思而后行,很不想让老爸老妈再为自己的事情心了。老妈一直很自信自己的教育,想到这里,我总是想笑,从洗碗、扫地到做饭什么的,我在家里的做家务变得很职业了。

  当然我们的生活并仅仅如此,说到我们家必定还要说到我爷爷,奶奶。爷爷和奶奶在村子里算是挺有文化的人,爷爷曾经去青海上过大学,具体学什么的我不清楚。不过,似乎跟医学有关吧,我在爷爷的柜子里看见过医学类的书。最早爷爷还是我们那小学的老师,据说是叫生物的,其实在那时候看来,作为老师的孩子的爸爸还是挺牛X的。后来,爷爷在我们村做过兽医。奶奶好像是中专毕业吧,好像在最早的镇上的信用社当过会计。这个我并不是很清楚。按所有人的印象,奶奶最爱的人就是我了,我也这么觉得。但我呢,比起奶奶来,我爱爷爷要多一些。因为小时候,奶奶老是跟我说妈妈的坏话,我不喜欢。奶奶爱我的方式呢,很明了,给孩子们拿好吃的的时候,别人一把,我就是两把;我们干了坏事,别人就是一人一脚,到我就点一下我的头。说来很好笑,我那些弟弟妹妹老觉得我占了便宜。

  其实妈妈和爷爷感情很好,小时候,爸爸妈妈老是吵架,现在也常吵,但少多了。每次老爸老妈一吵架,我就很害怕,后来有电视了,大家都知道离婚是怎么回事了。我总是一边害怕一边想他们要是离婚了我和弟弟该怎么办,据说那些单亲孩子都好可怜的。然后我老妈就去找爷爷来家里,爷爷就啥也不管,先冲老爸一顿思想教育。再后来我就不想那么多了,我就等爷爷来家教育老爸了。爷爷去世以后,老妈每次提起爷爷的时候都很动感情,惹得我老想哭。老妈提得最多的事情是她刚跟老爸结婚的时候,她给爷爷端饭的事情。因为饭是在炉子上用碗热的,所以碗底很烫,老妈就捏着碗沿把饭端给爷爷,说,爸,吃饭。爷爷直接给接了过去。然后就听见那种皮肉被烫的嗞嗞声,手上就被烫出了一道伤痕。奶奶于是就骂老妈笨。爷爷却说,已经烫了,你在骂娃顶啥用呢。老妈每次说到这都很动情,一个劲说自己傻。我很无奈,这并不是能再改变的事情了,我只能凭这些话来构架我心中爷爷的形象了。爷爷走得很突然,那时候我正在学校,爷爷的脑溢血去世了。我当时就懵了,回家的路上,我一直都没哭,想想点什么有关于爷爷的事情,但我连精神都不能集中。一进家门,看到爷爷的灵位、遗像我立刻泪如泉涌,哭出了声来。然后奶奶就把我搂在怀里哭了起来,我变得迟钝了,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我得了沙眼,眼睛刚做完手术,妈妈一直告诫我说不能哭太多怕引起伤口发炎,但我就是止不住。虽然这些事情过去了很久了,但我仍然觉得伤痛,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不完整了。

  这之后的事情,我很郁闷,爸爸后来跟三爸(也就是爸爸的亲弟弟)闹得很不愉快,翻脸了。这些事情很复杂,不知道为什么,老爸因为是盖房子的,所以三爸家盖房子的时候,老爸就帮他设计一直弄到结束。那时候妈妈在家里开了个小商店,三爸家烟什么的,都是从那里拿的。然而事情发展得很出乎意料,我也很迷惘,大家都很迷惘。先是老爸帮他们盖好房子以后,他们不给人家工钱,让老爸为难了好久,最后还是老妈让外公给他们借的钱。更多的事情我也不了解,但我看到了一些事情。有一次,那些干活的人来找老爸要工钱,因为那时候我们家也刚盖完房子,家里也挺紧的,但工人要自己的钱总是无可厚非的。老爸去找三爸,他总说没钱,老爸最后急了,说:“这宝宝得了白癜风日常生活要注意什么样吧,大家拿上家伙,咱们去把那房子拆了。”老妈这时候说话了,“那你先把人家拆房子的工钱给人家放这儿,再去……”老妈还没说玩,老爸就拎起一个木头的小板凳砸在了妈妈背上。我很气愤,我讨厌爸爸打妈妈,这令我没有安全感。当然我知道爸爸也很烦,妈妈有时候话很多,但那是为我们家好。然后那些人就自己散了,谁也没想过这样的结局,我觉得大家都挺善良的。后来他们的工钱是老妈找外公借的。事情发展的很让人意外和无奈,三爸的老婆(爸妈不让我叫她)这么和人以心为灯 践行使命说:“他老大(老爸是爷爷最大的男孩子)那钱,我拿嘴就给他说了……”听这话的是我一个婶婶,小时候对我很好,然后就把这话告诉我妈妈了,妈妈很着急,因为这钱是从外公那借的。于是老妈找了爷爷,告诉他这件事情。爷爷拍了胸脯,说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钱后来是在爷爷去世前几天还上的,我听谁说过,爷爷出事前好像跟三爸的老婆吵过架。其实我并非因为什么家里的事情不理她,甚至她跟老妈老爸翻脸以后,我还叫过她,但爷爷去世以后,我再也没理过她。再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家和他家保持着联系,在我看来三爸的老婆,那张脸变得异常频繁,家里需要帮忙的时候,她跑来我家找我妈去帮忙,我以为我们两家可以就这样和好了。可没过几天,又出事了。因为奶奶偏瘫,我上高中住校,所以只能周末去看看奶奶。有一天,爸爸突然从西安回家了,说梦到奶奶了,心里不安宁。那天晚上已经十二点多了,爸爸从西安回到家里。第二天去看奶奶,奶奶一见爸爸就哭,要死要活的。原来奶奶已经快一个礼拜没吃饭了,算是绝食吧。问三爸老婆,她就只说不知道。买给奶奶的摇椅,奶奶从没见坐过,就见她坐了。后来听妈妈说,爸爸那天晚上流着泪跟她说要接奶奶到我们家来赡养。在我的印象里,见到爸爸流眼泪的只有一次,就是爷爷去世的时候。从那以后,爸爸看起来就显老了,显得脆弱。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脆弱的地方,越坚强的人,一旦被击中要害,越会变得脆弱。其实我是好想爷爷的,我好想,真的好想。一提起爷爷,我脑海就浮现出爷爷慈祥的笑容。奶奶接过来以后,我们家和三爸家就差不多真的翻脸了。虽然三爸老婆老在外边说什么,老爸坏了她们名声。我不信什么名不名声的,我更想奶奶好好地活着。奶奶接过来以后,三爸一家人就很少过来看奶奶。我有两个姑姑,我小的时候,我老去她们家玩,后来爸爸突然和二姑断亲了。事情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据说跟以前分老爸出来有关,最直接的原因听说过一次,好像是因为,有一次爷爷去找二姑父要他还什么钱,还是找他借钱,他没借,还是怎么了。老爸觉得姑父怠慢了爷爷,然后就不和他们来往了。这些稍关紧要的,有关原则的事上,老妈从来都是听爸爸的,最多提提意见。所以我说老爸做事很有个性,活得很自我。后来爸爸接奶奶过来之后,二姑又和我们来往了,她总是要来看奶奶的,爸爸又不能不让姑姑来,毕竟是自己亲姐姐么。然后,妈妈跟姑姑聊天什么的时候,我有次听到一些,说很多误会都是三爸老婆讲给她们的。我开始觉得这人很阴险,我很难接受。好的是,姑姑,姑父和爸爸,妈妈现在相处得很好。有一次老妈和我说到,如果三爸他们以后知错了,来道歉的时候,我们也不要理他们。我劝她说过,爸爸当三爸是兄弟,那爸爸就多个弟弟,我们当他们是亲人,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就多了些亲人;三爸不把爸爸当哥哥,那他就少个哥哥,他们不当我们是亲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就少了些亲人。我真的想不通他们是怎么想的,有人说血浓于水,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想做什么,真的,我想不通。三爸有一个儿子,小龙;一个女儿,小娃。小的时候我们很要好,我常带着他们玩,那时候爷爷养兔子,我们和二姑家的表妹割草,偷瓜,偷向日葵,到处跑,那些日子后来成了我们很美好的记忆。后来他们跟我家翻脸了,老爸老妈并非有约束过我们,不让我们一起玩,可是三爸老婆却硬不让孩子跟我们玩。因为三爸老婆的姐姐家就在我们家斜对面,每次小龙到我家来找我玩,都是先瞅着他姨妈家门口和路上有人没有,没有人就走到我家门口,然后迅速地一跳,跳进门来。有一次,小龙到我家玩,三爸老婆就来找他,拎着小龙耳朵往出拉,用湿毛巾在小龙身上抽,小龙很胖,身上全是虚肉,就被打得在地上乱滚。老妈后来跟我说,她这是大给咱们看的,视威呢。我不知道怎么理解她的做法,但我接受不了,我拉她的时候,真想和我弟弟给她一顿。自己的孩子你至于那么狠么。后来她还一脚踢在小龙的交裆那,小龙疼得捂住要害乱蹦乱跳。事情最终过去了,但我觉得这个人我真的接受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400-000-969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6 晋石生活网_晋石网络旗下专注泉州百姓生活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